中國建設科技集團官方微信
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 : 首頁 > 科技創新 > 學術交流
 
學術前沿:《建筑學報》特集 - 建筑生產工業化與裝配式住宅
 
發布時間: 2020-06-19 [特大 ]

2020年5月,《建筑學報》建筑生產工業化與裝配式住宅特集正式出版發行。

在城市化加速、產業現代化發展及提升居住環境品質的背景下,擺脫對傳統模式的依賴和束縛、尋求以住宅產業現代化為目標的工業化建造方式成為必然之路。住宅工業化建造方式轉型升級不僅關系到建造方式及其技術革新、建筑工業化的先進水平,更是在提供具有長期優良性能的住宅、重視居民維修維護的便利和提高建筑的長久壽命及價值等方面意義重大。本刊于2012年4期、2014年7期兩次推出住宅工業化的主題特集,集中介紹了住宅工業化建造的基本理論與實踐、SI體系下的內裝工業化等內容,均得到建筑界的積極響應與社會的高度關注。

本期特集以繼續關注建筑業發展方式的轉變為導向,由中國建設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中國房地產業協會、日本建筑中心、日本美好住宅中心、日中建筑住宅產業協議會聯合主辦的《2019北京·中日裝配式建筑技術交流大會》為契機,邀請中國建筑標準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總建筑師劉東衛、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周靜敏作為學術主持人,匯集了中日兩國專家學者及設計人員的近期學術論文。特集在涵蓋了住宅工業化建造領域的理念、主體、技術、部品、實踐等多方面研究成果的同時,也將中日裝配式建筑技術交流大會的熱點演講——松村秀一先生的《日本住宅生產的預制化建筑構法理論變遷與技術演進》整理成文、一并收錄,與更多的讀者同享。

中國建筑標準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 在該研究領域的科研與實踐方面積累豐富,本次是劉東衛總建筑師帶領工作室團隊繼《建筑學報》2012年4期、2014年7期主題特集之后,第三次參與特集的策劃組稿、質量把控和論文撰寫工作,助力我國建筑新型建造方式轉型升級。

 

2012.04期

特集《工業化建造與住宅的品質時代》

 

2014.07期

特集《內裝工業化與住宅的品質時代》

 

2020.05期

特集《建筑生產工業化與裝配式住宅》

 

本次特集組稿篇目

建筑產業轉型進程中新型生產建造方式發展之路

[?劉東衛 周靜敏?]

日本住宅生產的預制化建筑構法理論變遷與技術演進

[?松村秀一 / 伍止超 譯?]

日本住宅建設產業的建筑生產系統及預制化技術—— 開放建筑理論與建筑構法

[?南一誠 / 馬凌翔 譯?]

集合住宅預制裝配式建筑結構主體工業化技術研究

[?孫志堅?]

建筑長壽化發展方向的日本公共住宅建設體系

[?川崎直宏 / 金藝麗 譯?]

KSI住宅設計及類型特點初探

[?苗青?]

可持續發展模式的住宅建筑系統集成與設計建造—— 中國百年住宅建設理論方法、體系技術研發與實踐

[?秦姍 劉東衛 伍止超?]

裝配式內裝工業化系統在既有住宅改造中的應用與實驗:設計篇

[?周靜敏 陳靜雯 伍曼琳?]

建筑產業轉型進程中

新型生產建造方式發展之路

[ 劉東衛 ] LIU Dongwei 1

[ 周靜敏 ] ZHOU Jingmin 2, 3

作者單位

1 中國建筑標準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 北京,100044)

2 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 上海,200092)

3 高密度人居環境生態與節能教育部重點實驗室( 上海,200092)

 

1

高質量發展時期對我國

新型生產建造方式的思考

目前我國正在進入社會經濟轉型、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這就要求整個住宅建設業盡快擺脫傳統落后狀態,通過加速建筑產業現代化建設,全面實現生產建造方式升級轉型。

近年來,人們對當前建筑業發展中所出現的問題,有了越來越清醒的認識,加之政府相關裝配式建筑政策的積極引導,裝配式住宅與建筑工業化發展得到大力推進,相關技術呈現多樣化態勢并涌現出不少探索性的實踐。但是,另一方面,也存在著基本認識與頂層設計較片面、可持續發展模式轉型與市場能力不足、新型建筑設計與建造理論方法及其建筑通用體系不完善、裝配式部品部件產業化水平落后和全產業鏈能力低下等一系列諸如發展絆腳石的現實問題。這些都促使我們必須探尋一種現代化的新型生產建造方式[1]。

新型生產建造方式應該滿足以下特征:實現建筑主體及內裝體的全方位設計標準化、生產工廠化、裝修一體化、施工裝配化、管理信息化和運維智能化,通過建筑體系的集成運用,體現綠色可持續發展;以高度靈活的空間構成為未來提供改變的可能,通過住宅的長壽化,為個人及社會創造優質資產,維持社會的可持續發展;以優良豐富的部品與部件為載體,造就強大的生產建造產業鏈并形成良性循環,為高品質住宅提供保障的同時,推動社會經濟、產業的發展。

生產建造方式的轉型升級不僅關系到裝配式住宅發展及其技術革新本身,還事關我國轉變社會經濟發展方式、全面實現建設小康社會目標的全局。它涉及理念的轉變、模式的轉型和路徑的創新,是一個戰略性、全局性、系統性的變革。這一轉型還可通過建設具有長期優良性能的住宅產品和社會資產來推動我國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其作用及意義顯而易見。

追溯歷史,在20 世紀中期,為了解決住宅建設數量極大短缺的問題,日本與中國幾乎同步開啟了裝配式集合住宅(下文簡稱裝配式住宅) 的建設之路。隨后,由于國情、認知、技術發展路徑等方面的影響,相比日本,中國在建筑生產工業化發展上落后許多,但同時也體現了一些共同之處。作為建筑產業現代化水平與建筑生產工業化建造技術全球領先的國家,日本裝配式住宅發展與技術特色獨樹一幟,值得我們充分了解并學習,其發展經驗對我們具有方向性的借鑒意義和啟示作用。

 

2

日本裝配式住宅

與工業化集成技術的演變

 

2.1

日本建筑生產工業化與裝配式住宅的發展歷程

20 世紀中期以來,日本政府制定了建筑產業化政策及建筑生產技術開發制度,其裝配式住宅建設體系研發和集成技術成果得到了廣泛普及。從數十年的歷程來看,可分3 個階段。

 

第一階段

開端期(1950-1969)

以數量需求建設為中心、建筑標準化建造方式為主要特征的住宅工業化時期。

日本住宅工業化于1950 年代興起。在戰后亟需解決住房大量短缺的背景下,為了滿足批量化的大規模公共住宅建設的需求,日本建設省開始推行公共住宅標準設計和裝配式住宅技術。此時,住宅公團進行了公共住宅通用化內裝部品(KJ 部品) 的開發與推廣。同時,住宅公團與企事業機構合作,共同開發了以裝配式住宅建筑主體為中心的預制混凝土PC 結構和HPC 結構等體系及其施工工法技術。這個時期開發的預制化結構部件和工廠化內裝部品被大量應用于中高層集合住宅的建設中[2]。

 

第二階段

發展期(1970-1989)

以質量性能建設為中心、建筑體系化建設方式為主要特征的建筑產業化時期。

日本住宅建設量在1973 年前后達到峰值并趨于飽和,住宅緊缺問題得到解決。新觀念、新思想視角下的住宅設計引人注目,明顯區別于以往那種采用類型化、系列化平面且以規模化建設為前提的設計,整個住宅市場從追求數量進入注重品質與多樣化、個性化的時代[3]。

在此期間,日本建設省和日本通商產業省先后頒布了《住宅建設工業化的基本構想》和《住宅產業振興五年計劃》等來促進住宅的工業化。1972 年,日本的住宅開工總量達到了史上最大的185 萬戶,其中裝配式住宅為15 萬戶,占總量的8.5%。這時,“裝配式住宅”與“住宅產業”相關聯的基本概念得以確立,日本在世界上首次推出了裝配式住宅的產業化理念,并進行了各種相應的研發與實踐。為了規范裝配式住宅建設及保障質量,日本通商產業省和建設省相繼發布了《工廠生產住宅等品質管理優良工廠認定制度》和《工業化住宅性能認定制度》,制定了公共住宅標準體系(SPH,Standard ofPublic Housing) 與新設計體系(NPS,NewPlan System),健全了制度與標準設計體系和方法[4]。接著,通過開發公團試驗性住宅

項目(KEP,Kodan Experimental HousingProject),以先進的建筑體系推動了住宅生產合理化,整合了住宅部件部品生產鏈,因而KEP 住宅體系成為極具突破性的成果。更進一步,1980 年日本建設省提出百年住宅體系(CHS,Century Housing System),其在兼有建筑耐久性與適應居住的同時,具備維修管理性能,實現了住宅長壽化,引領了面向新世紀的高品質住宅建設與供給[5]。

在其他方面,日本全面推進住宅開放部品系統的發展,以社會性的BL 部品取代原來的公共住宅的KJ 部品;產學研聯合研發的裝配式住宅的框架剪力墻結構構法體系、框架結構構法體系等得到普及;重點研發的應用于高層集合住宅建設的預制混凝土結構、鋼結構與混合結構體系、多樣化復合性施工工法技術趨于成熟并得到推廣。從此,日本的建筑生產工業化與裝配式住宅成為獨具特色的國際領軍翹楚[3]。

 

第三階段

成熟期(1990 年至今)

以追求長久品質為中心、建筑長壽化生產方式為主要特征的建設可持續化時期。

1990 年代,日本歷經第二次石油危機和泡沫經濟之后,環境資源與勞動力等可持續發展問題凸顯。1993 年,空置房為448萬戶,約占住宅總數4594 萬戶的10%。從泡沫經濟的崩潰和阪神大地震倒塌住宅的反思中,全社會的共識從 “經濟快速發展”向“可持續發展”的低碳循環型社會建設轉變,建設未來社會與家庭的優良資產成為目標與方向[6]。

此后,日本政府制定了《住宅質量確保法》和《關于促進長期優良住宅普及的法律》,接著,《新一代環保節能標準》《建筑物綜合環境性能評價制度CASBEE》《環境共生住宅認定制度》及《住宅性能表示制度》等住宅可持續保障制度也相繼出臺,推動具有長久高品質住宅的建設與供給[7]。

隨后,為了實現低碳循環型社會建設,日本著手推進建筑長壽化的實現,并為此制定了普及措施和標準。因而,基于建筑全壽命期的生產施工、維護管理的整個過程中,能對應多種多樣的居住方式且容易維修的SI(Skeleton Infill) 住宅體系被研究和開發。1996 年,住宅公團開始進行高耐久性住宅技術的研究,將KSI 住宅體系廣泛應用于住宅建設中[8]。

日本政府大力推廣普及SI 住宅體系,其目的是實現新型建筑生產供給系統的開發,通過住宅生產合理化及建筑長壽化的方法確保居住的高質量、高品質。這種應對21 世紀社會、環境與資源可持續發展的舉措,體現了社會對未來裝配式住宅建設的共識,其環境友好型集成技術、高強度高耐久結構技術與長壽化技術體系等成為明確的發展方向[9]。

 

2.2

日本裝配式住宅

與建筑系統集成技術

日本裝配式住宅具有以下特征:1) 高品質的產品:在擁有新技術的工廠中,采用完備的品質管理方式進行生產,制造出品質均一、高精度的產品。2) 高質量的施工:將許多現場作業改在工廠進行,通過標準化與規格化的方法保障了施工的簡易、高品質。3) 高效率的工期:采用避免受現場工人技能制約的工廠生產方法,既可減少現場作業,也可大幅度縮短工期。4) 高性價比的成本:通過工廠生產的成本管理方法,可準確地控制工程成本。5) 高附加值的技術及性能:采用特定預制工法技術,在工廠可實現現場難以實現的附加價值的技術和性能。這些都保證了其建筑系統集成技術的發展,成就了裝配式住宅方式領先、建筑體系集約、裝配建造獨特、產業部品優越、生產體系領先以及供給長久優良的建設特色[10]。

日本裝配式住宅以其優良的品質得到了全社會的認同,2015 年預制裝配住宅的數量為143549 戶,占新建住宅總數的15.8%,占長期優良住宅建設戶數的40%以上,說明具有安全、耐久、節能等高品質性能的住宅產品更加受到居民的青睞。

例如,日本三井不動產的東京超高層裝配式混凝土住宅Park Court(圖1~3)即為代表性的項目之一。該住宅于2018 年竣工,地上44 層。項目采用大空間框架結構的SI住宅體系,主要建筑系統集成技術包括預制高強鋼混凝土框架結構技術、可使用100 年之久的建筑結構體技術、減隔震技術、幕墻外圍護結構與內外保溫系統等。項目采用部品化集成裝修,現場施工簡便、效率和質量極高,整體衛浴部品均為工廠生產的批量化產品。在該項目中,隔墻系統形成了靈活可變的空間,管線分離技術方便檢修維護。此外,SI 體系提供的多樣化的平面也滿足了不同住戶對功能空間改變的需求。

 

日本住友不動產的東京高層裝配式鋼結構住宅六本木Roppongi(圖4~7),地上27 層,采用了鋼結構和局部預制混凝土的框架體系,外圍護結構為幕墻系統,達到結構主體100 年的長壽命使用要求。項目也應用了SI 體系,內部為輕鋼龍骨隔墻,同時也采用了管線分離等技術,以及高強混凝土和免震技術。

在建筑結構主體工業化構法上,日本住宅建筑生產的工業化方法通常體現為兩大類型。一種是以“現場生產工業化施工方式”為中心,另一種則是“工廠預制工業化生產方式”為中心。在實際項目應用中,為達到現場建造技術合理化、建造效率最優化的目標,往往會根據項目具體情況采用復合式工法,即根據建筑類型、層數、結構體系、現場規模、工時長短以及施工難度等情況,經綜合分析后制定兩個類型并用的復合方案。

 

在建筑內裝工業化構法上,內裝部品裝配化是日本實現住宅生產工業化的關鍵。通過整合住宅內裝部品,使部品趨向單元化和集成化,更加方便了安裝并減少了因接口產生的問題,提高了質量。部品均為工廠生產的通用部品,安裝方式為干式施工。

日本裝配式住宅中的多樣性、建筑生產的高效省力、資源的節約等優勢在住宅建設中處處可見、無所不在。傳統施工技術逐漸被取代,而多樣化的裝配式集成技術與“現場生產工業化施工方法”技術相結合的運用已經成為當前的主要住宅建造方法。

從實例來看,在日本UR 都市機構建造的東京赤羽臺公共住宅項目(圖8、9) 中,其主體結構就運用了現場生產工業化與工廠預制工業化生產的樓梯、陽臺等部位的預制混凝土部件相結合的方法。通過采用SI 住宅體系,實現了干作業方式的內裝工業化裝配,對包括建筑的樓梯與陽臺、外圍護欄桿、室內整體廚衛等部品進行了集成應用,同時實現了裝修和管線分離技術及設備部品集成技術。新風換氣、干式地暖、更新維護系統等大力提升了公共住宅的性能與居住品質。

 

 

3

我國住宅工業化與裝配化

集成技術的過去與未來

3.1

住宅預制與裝配化體系及其集成技術的演進

   我國自1950 年代開創住宅工業化建設以來,在不同的社會經濟發展階段,在不同的解決居住問題方針的影響下,住宅產業現代化和裝配式建造技術的發展歷經了漫長而曲折的道路。大致可分為2個階段。

 

第一階段

初創期(1950-1999)

以數量需求建設為中心、建筑標準化建造方式為主要特征的住宅工業化時期。

此時正值建國后的發展建設初期,城市住宅嚴重短缺,住宅建設全面復興,呈現快速、經濟的住宅建設研究與住宅工業化相結合的情形。這一時期,引入了蘇聯的住宅工業化經驗,開展了設計標準化的普及工作,進行了多類型住宅結構工業化體系與技術的研發與實踐。

到了1970 年代,在全國范圍開展設計標準化、構配件生產工廠化、施工機械化的建筑工業化運動的推動下,以及墻體改革方針的指引下,大型砌塊、樓板、墻板結構構件的施工技術得到發展,且涌現出系列化工業化住宅體系。其中磚混住宅、大型砌塊住宅、大板裝配式住宅、大模板( 內澆外掛式的住宅體系) 住宅和框架輕板住宅等工業化住宅體系均得到比較廣泛的應用。1973 年,作為最早PC 體系高層住宅的北京前三門大街高層住宅建成竣工,全部26 棟住宅都采用了大模板現澆、內澆外板結構的工業化建造模式,引起轟動。

改革開放之后,國外住宅工業化“建筑體系” 的概念被關注。同時, 基于SAR(Stitching Architeten Research) 理論的標準化、系列化和多樣性的研究與實踐探索得以開展。“八五”重點研究課題“住宅建筑體系成套技術”進行了適應型住宅通用填充體的研究實踐。在中日合作的JICA(Japa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gency) 住宅項目中,中國城市小康住宅WHOS(Well Housing Open System) 通用體系展現了住宅工業化的空間靈活性和適應性。

此階段,住宅工業化及技術的探索以大量建設及解決居住問題為目標,重點創立了住宅工業化的住宅結構體系和標準設計技術,也推動了早期的建筑體系技術的研發。由于住宅建設速度過快,工程施工質量問題不斷出現,此階段的任務之一,亦是解決施工質量問題,完善監督制度。

隨后,國家制定了住宅技術發展的相關政策,加快科技進步的步伐。1985-2000 年,開展了城市住宅小區建設試點和小康示范工程工作。1996 年頒布的《住宅產業現代化試點工作大綱》和《住宅產業現代化試點技術發展要點》,在住宅產業化的新技術、新產品、新材料的集成推廣應用方面取得了明顯成效,同時進行了系統應用嘗試。

 

第二階段

發展時期(2000 年至今)

以質量轉型為中心、建立建筑體系化的集成技術為主要特征的產業化時期。

為了加快住宅建設從粗放型向集約型轉變、推進住宅產業化,一系列的措施與政策陸續出現:國務院于1999 年頒發了《關于推進住宅產業現代化提高住宅質量的若干意見》;在國家康居住宅示范工程成套技術的推廣工程中,采用先進適用的成套技術;2006年建設部頒布《國家住宅產業化基地實施大綱》,要求建立產業化基地;建設部發布《關于推動住宅部品認證工作的通知》,提出推行住宅裝修工業化就是要建立和健全住宅裝修材料和部品的標準化體系;萬科等企業結合住宅工業化生產,進行了中高層集合住宅建筑主體的PC 施工建造技術研發等探索。

2006 年,國家“十一五”“綠色建筑全生命周期設計關鍵技術研究”課題組提出了我國住宅工業化“百年住居”LC(LifecycleHousing System) 住宅體系。在2010 年編制的《CSI 住宅建設技術導則( 試行)》中,正式提出了CSI(China Skeleton Infill) 住宅體系,整合了CHS、KSI 住宅體系中適合中國發展的模式。2010 年后,國家“十二五”“保障性住房工業化設計建造關鍵技術研究與示范”的新型工業化住宅通用體系研究的中日合作系列化成果—北京雅世合金公寓、北京眾美光合原筑公租房、上海綠地崴廉公館等示范項目落地建成,《裝配式住宅建筑設計標準》《中國百年住宅標準》等標準編制和實施,這些聚焦我國綠色可持續理念的住宅建筑體系的諸多研發成果,推動了住宅建筑全壽命期的策劃設計、施工建造、維護使用與再生改建等以新型工業化生產建造方式為核心的住宅體系與裝配化集成技術的創新發展。

 

3.2

   面向未來的裝配式住宅與新型生產建造方式的建議

經濟增長由高速度向高質量轉變,意味著發展模式將由粗放型增長轉向集約型增長,從低效領域轉向高質領域。推動住宅建設高質量發展,既是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根本途徑,也是開發建設轉變的必然要求,更是滿足廣大居住者高品質生活與供給的重大變革。高質量發展不是片面強調經濟和產業的發展,而是更加注重經濟、社會、環境的協調發展和可持續發展的全新系統性推進。

日本建筑產業現代化與裝配式建筑集成技術的發展及經驗為我國探索未來的裝配式住宅與新型生產建造方式提供了重要借鑒與啟示,如何從頂層設計的角度全面認識并構建住宅產業現代化體系;如何利用裝配式的系統集成技術去解決住宅建設中存在的建筑壽命問題、居住品質問題,乃至既有建筑改造的可持續發展問題;如何建立健全的住宅建筑生產產業鏈、統籌協調資源能源的利用等,這些既是亟待解決的問題,也是未來研究發展的方向。

從宏觀層面的發展質量來看,仍需應對建設發展模式這一課題的挑戰。我國建筑業的能源和資源消耗大、環境污染嚴重、建筑壽命短,建筑產業傳統發展方式仍占據主導地位,建筑業模式積累的問題和矛盾日益突出。必須轉變上述發展模式,從根本上改善資源能源利用效率,提高經濟效益,提升城市化人居環境質量,重點轉向低碳環保以及資源循環利用的綠色可持續發展模式。

從中觀層面的建造質量來看,仍需應對新型生產建造方式這一課題的挑戰。與國外同行業相比,我國建筑業主流仍然是傳統生產建造方式,手工作業多、工業化程度低、勞動生產率低、工人工作條件差,建筑工程質量和安全問題時有發生。因而必須要擺脫對傳統路徑的依賴和束縛,發展生產建造產業鏈,通過系統集成的部品部件的裝配化,為生產建造提供品質保障的同時,推動住宅產業現代化的發展。

從微觀層面的建筑產品供給質量來看,仍需應對優良產品供給這一挑戰。住宅產品消費需求已從滿足數量轉向追求品質。過去重視量的擴張、忽視質的提升的模式,已不能適應社會的變化。住宅建設必須提高建筑產品的長久性與高質量,并將這一原則貫穿建筑全壽命周期,提高建筑的綜合性能,為個人及社會創造優質資產,并實現社會的可持續發展。

今后,我國的住宅建設應以轉變建筑業發展模式為主線,借此推動新興住宅產業的快速發展,加快建立適應我國國情的住宅產業現代化體系,創新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著力提升自主創新能力,全面提高建筑工程質量、效率和效益水平,實現建設與供給模式的根本性轉變,促進社會經濟和資源環境的可持續發展。

 

本文改編自劉東衛,周靜敏.建筑產業轉型進程中新型生產建造方式發展之路.《建筑學報》2020.05.

參考文獻

[1] 內田祥哉. 建筑工業化通用體系[M]. 姚國華,譯. 上海: 上海科學技術出社, 1983.

[2] 東郷武. 日本の工業化住宅( プレハブ住宅)の産業と技術の変遷[R]. 國立科學博物館 技術の系統化調査報告, 2010.

[3] 國土交通省. プレハブ住宅の動向[OL].[2006].http://www.mlit.go.jp/toukeijouhou/toukei06/geturei/10/geturei06-10t.pdf

[4] 松村秀一. 箱の産業―プレハブ技術者たちの証言[M]// 日本の住宅産業とプレハブ住宅.東京: 彰國社, 2003.

[5] 哈布瑞肯. 變化: 大眾住宅的系統設計[M]. 王明蘅, 譯. 臺北: 建筑與文化出版社有限公司,2008.

[6] 土木學會, 日本建築學會. 阪神· 淡路大震災調査報告[R]. 1996.

[7] プレハブ建築協會. プレハブ住宅完工戸數実績調査及び生産能力調査報告書2015 年度[R]. 2016.

[8] UR 都市機構. KSI—Kikou Skeleton andInfill Housing[M]. 日本: UR 都市機構, 2005.

[9] 彰國社. 集合住宅實用設計指南[M]. 劉東衛,譯. 北京: 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 2001.

[10] KENDALL Stephen, TEICHER Jonathan.Residential Open Building[M]. London:E&FN spon, 2000.

圖片來源

1: 日本《新建筑》雜志2018 年8 月刊

2: 三井不動產、日建設計、隈研吾建筑都市事務所、大成建設提供

4~7: 住友不動產、日建設計、大成建設提供

8, 9: UR 都市機構、市浦設計、五洋建設提供

其余圖片為作者拍攝

 

 

 
瀏覽次數:3624 [打印][關閉]文章來源:
上一篇:阿里巴巴-菜鳥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蒞臨中國建筑設計咨詢有限公司考察交流
下一篇:城建院:“十三五”國家重點研發計劃“鄉村生態景觀營造關鍵技術研究”專項 “鄉村生態景觀資源特征指標體系研究” 課題啟動會暨實施方案論證會成功舉辦
 
聯系我們  |  特別聲明  |  網站地圖  |  使用幫助 ipv6 ready
版權所有:中國建設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德勝門外大街36號   郵編:100120
京ICP備05028899號-2   京公網安備1101020444號  推薦顯示器分辨率:1024*768   IE7.0以上瀏覽器
杏悦2|欢迎您|首页